國學小故事:知足常樂的人,最富足

孔子在泰山游覽,看見榮啟期漫步在郕邑的郊外,穿著粗皮衣,系著粗麻繩,一面彈琴,一面唱歌。

孔子問道:“先生這樣快樂,是因為什么呢?”

榮啟期回答說:“我快樂的原因很多:大自然生育萬事萬物,只有人最尊貴;而我既然能夠成為人,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一個原因了。人類中有男女的區別,男人受尊重,女人受鄙視,所以男人最為貴;而我既然能夠成為男人,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二個原因了。人出生到世上,有沒有見到太陽月亮、沒有離開襁褓就夭亡的,而我既然已經活到了九十歲,那自然就是我快樂的第三個原因了。貧窮是讀書人的普遍狀況,死亡是人的最終結果,我安心處于一般狀況,等待最終結果,還有什么可憂愁的呢?”

孔子說:“說得好!你是個能夠自己寬慰自己的人。”

林類的年紀將近一百歲了,到了春天還穿著粗皮衣,在田地里拾取收割后遺留下來的谷穗,一面唱歌,一面往前走。孔子到衛國去,在田野上看見了他,回頭對學生說:“那位老人是個值得對話的人,試試去問問他。”

子貢請求前往。在田埂的一頭迎面走去,面對著他感嘆道:“先生沒有后悔過嗎?卻邊走邊唱地拾谷穗?”林類不停地往前走,照樣唱歌不止。子貢再三追問,他才仰著頭答復說:“我后悔什么呢?”

子貢說:“您少年時懶惰不努力,長大了又不爭取時間,到老了還沒有妻子兒女,現在已經死到臨頭了,又有什么快樂值得拾谷穗時邊走邊唱歌呢?”

林類笑著說:“我所以快樂的原因,人人都有,但他們卻反而以此為憂。我少年時懶惰不努力,長大了又不爭取時間,所以才能這樣長壽。到老了還沒有妻子兒女,現在又死到臨頭了,所以才能這樣快樂。”

子貢問:“長壽是人人所希望的,死亡是人人所厭惡的。您卻把死亡當作快樂,為什么呢?”

林類說:“死亡與出生,不過是一去一回。因此在這兒死去了,怎么知道不在另一個地方重新出生呢?由此,我怎么知道死與生不一樣呢?我又怎么知道力求生存而忙忙碌碌不是頭腦糊涂呢?同時又怎么知道我現在的死亡不比過去活著更好些呢?”

子貢聽了,不明白他的意思,回來告訴了孔子。孔子說:“我知道他是值得對話的,果然如此;可是他懂得自然之理并不完全徹底。”

 

文中圖片來自網絡,版權屬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 聯系刪除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8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hv3STHibCQmwTPv4Fd4T67wccyqQcHbV5QAgM37qQ5S3VUqc4t1PJtibljvY1bzxjJbbyR8vyh6DNHtCXIGZdSQw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山西快乐十分投注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