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夢主》第七百零八章 意外之喜

    黑色魔首仰天長嘯一聲后,立刻平靜下來,雙目血光大盛的看向禪兒,嘴巴一張,噴出一縷閃爍著幽暗氣息的黑光,打向金蟬法相。

    和周圍洶涌澎湃的金光相比,這一縷黑光微不足道,仿佛滄海一粟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漫天金光和層層疊疊的佛力中,這縷黑光卻頑強存活下來,一閃而逝的刺在金蟬法相的眉心處。

    金蟬法相額頭立刻被侵染出一層黑色,迅速朝周圍擴散,原本慈悲平和的法相容顏變得暴戾起來,越來越猙獰。

    而響徹虛空中的梵唱之音戛然而止,喧鬧的天地瞬間變得寂靜,禪兒的小臉上也現出痛苦之色,身上金光迅疾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緊要關頭,一團金光驀的從禪兒胸口泛起,卻是那枚舍利子,一閃之下,和金蟬法相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金蟬法相如同吃了一記大補藥一般,瞬間變大了數倍,面容上面的黑氣也被飛快驅除,虛空中的梵唱之聲重新響起。

    金光閃動間,原本模糊的金蟬法相法相飛快變得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這尊佛陀全身都是金黃色,眉毛細長,散發出金色毫光,眉心處點綴著一顆鮮亮的朱砂印記,雙眸溫潤有神,臉上笑瞇瞇的,透出極其慈祥,仁厚的感覺。

    只看到這個法相,眾人心中不自覺的產生堅定的心念和無窮的信心,似乎沒有任何困難能夠阻擋。。

    萬丈金光從金蟬法相上綻放,如同東升的旭日般耀眼,將整個會場都盡數籠罩其中,天空的云層也被染上了一層金邊。

    從地底涌出,張牙舞爪的魔氣竟然如同遇到了克星,飛快開始飄散。

    而遠處的那些魔化人也被金光照射到,身上魔氣也同樣開始飄散,口中發出凄厲慘叫,紛紛朝遠處飛遁。

    龍壇也是一樣,身上魔氣飄散,尖銳的怒吼一聲后身形一晃消失。

    沈落眸中銀光閃動,翻手取出一張落雷符捏碎,另一只手臂抬起,虛空一點。

    霹靂聲一響,一道粗大銀色電弧從天而降,劈在十幾丈外的一處平常之地,正是他手指點向的位置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雷鳴之聲暴起,一個黑色人影踉蹌顯現而出,正是龍壇。

    交手到現在,龍壇的身法雖然詭異,可沈落目力驚人,神識也非常強大,已經漸漸發現了其詭異身法的規律。

    施展落雷符后,沈落雙腳月影光芒立刻大放,人瞬間消失,下一刻在龍壇身旁出現,幾乎和龍壇同時出現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五火扇上早已紅光大放,對著龍壇狠狠一扇而出。

    沖天紅光從五火扇上爆發,一頭數丈大小的赤色火鳳從扇內射出,展翅撲向近在咫尺的龍壇。

    可龍壇的反應也極快,一晃便立刻穩住身形,兩手急急一揮而出。

    他身上瞬間涌出大片黑紅兩色的魔氣,堪堪在火鳳襲身前,在身旁瞬間形成一片黑紅光幕。

    光幕內閃動的血色磷光,好像一道道血色閃電,看起來極是詭異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,龍壇本身氣息陡然下降了很多,顯然黑紅魔氣并不是普通之物,估計牽扯到其體內的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赤色火鳳和黑紅光幕撞在一起,立刻發出炸雷般的爆裂聲。

    沈落面露冷笑之色,驀然抬手發出一道藍光,打在黑紅光幕上。

    “收!”他低喝一聲,身上金影一閃,激烈沖突的黑紅光幕突然憑空消失。

    赤色火鳳沒了對手,繼續向前飛射。

    龍壇灰白無神的眼睛里透出震驚之色,可不等他做什么,赤色火鳳狠狠撞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”的一聲巨響傳來,一團不停涌現赤色符文的神秘赤色光暈驟然浮現,淹沒了龍壇的身影。

    赤色光暈看起來并不算多么刺目耀眼,但是卻透出一股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的龐大靈壓和高溫,令附近虛空為之震顫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一道黑影從赤色光暈中射出,正是龍壇,只見他半個身體被燒的焦黑,右臂更被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但他的速度看起來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,仍然快似閃電的朝遠處掠去。

    然而沈落早就守在赤色光暈之外,更取出了玄黃一氣棍,眼見龍壇飛掠而出,他手中玄黃一氣棍一掄之下黃芒大盛,朝龍壇當頭猛擊。

    一股滔天巨力率先籠罩而下,龍壇周圍的虛空甚至都發出吱呀的擠壓之聲。

    龍壇飛掠的身影立刻一沉,好像陷入泥潭一般,速度遲緩了大半。

    他豁然抬頭,完好的左手上黑光狂漲,魔氣大放,向上猛擊而出。

    一團漆黑拳影憑空沖天而起,發出刺耳的尖嘯,和黃色棍影狠狠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!

    黑色氣浪和黃色光芒交織,可二者之力相差懸殊,黑色拳影一閃便潰散而滅,黃色棍影巋然不動,繼續落下。

    龍壇口中發出一聲低喝,猛地屈膝,僅存的左臂上抬,上面黑氣狂漲,以“霸王抗鼎”之勢上舉,硬接了黃色棍影。

    “轟”一聲巨響,龍壇的左臂直接爆裂而開,身體更如同一塊隕石般從半空墜下,轟隆一聲砸在地面上,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中心處,龍壇半個身體陷進地面,沒至胸口。

    可就算這樣,龍壇看起來竟然也沒事,體表黑光大盛,猛烈擴散開來,直接將附近泥土卷飛,人一縱便從地面躍出,身上更是魔氣翻滾,再次一閃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這都沒事?”沈落面露驚訝之色,隨即雙目銀光大放,朝周圍望去,然后驀然取出一張落雷符捏碎。

    半空中雷光一閃,一道粗大銀色雷電沖天而降,劈在二十丈外的另一處虛空處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”

    無數銀色電弧爆裂而開,朝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一團黑光被雷光撕裂,龍壇的身影再次踉蹌現出,其斷臂處黑紅肉芽瘋狂蠕動,雙臂竟然長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落心中一凜,想也不想便舉起手中玄黃一氣棍,用力向前投擲而出。

    玄黃一氣棍上的十六道禁制盡數浮現而出,棍身更綻放出刺目黃芒,劃過虛空發出刺耳的尖嘯聲。

    龍壇低吼一聲,身形一動便要躲閃,可他雙腳旁邊的虛空一動,吸血鬼的身影閃現而出,它的兩只血爪帶出兩道血痕,抓在龍壇雙腳之上。

    “嗤啦”一聲,龍壇雙腳被斬出兩道深深的傷口,幾乎將其雙腳從身體上斬掉,他想要躲閃的身形頓時一滯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玄黃一氣棍飛射而至,打在龍壇身上。

    玄黃一氣棍本身的重量,再加上十六道禁制之力,使得此棍變成一柄無堅不摧的利劍,“噗”的一聲從龍壇胸口貫穿而過,將其釘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而沈落隨即雙腳月影光芒大起,瞬間飛掠到龍壇旁邊,兩手握住玄黃一氣棍一轉,施展潑天亂棒。

    潑天亂棒只是一門神通,他在現實中修煉的雖然是無名功法,可也能嘗試施展此棍法神通。

    棍法剛剛展開,玄黃一氣棍內就發出一股龐大吸力,竟然一下將他體內法力吸走了近半之多,嚇得沈落險些將玄黃一氣棍扔掉。

    好在潑天亂棒也顯現出不俗威力,兩道棍影浮現而出,將龍壇的身體包裹在其中,剪刀般向中間一剪。

    原本堅固無比,似乎怎么打都不會死的龍壇,此刻突然變成脆弱起來,被兩道棍影一卷便化為無數碎骨爆裂,徹底隕落。

    沈落看到此幕,眼中大喜,以他如今的修為施展潑天亂棒極為勉強,可此棍法的威力也令他驚嘆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51.pinlue.com/img3/sz_mmbiz_jpg/QDd2vwqtD0AWbgmiapcPk0xIMia8p3tSI8gTkaMcSApIibdNIHyHohBNn8Hd8ibv52WdP4rQr2EONDCbUooictuhdiaw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山西快乐十分投注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