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閉恐懼癥

這位拉文克特先生下班回家,他正往家走,忽然看見自家門口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推銷員。他說服拉文克特允許自己進屋。在旅館房間里,推銷員打開皮箱,擺出一桌豐盛的晚宴,涂白漆的漂亮餐桌上固定著精致的鑲金邊的鏡子、銀刀叉、雪白的餐巾,還有烤成朱紅色的一整只兔子。拉文克特先生滿意地入座,掖好餐巾,拿好刀叉,面對鏡子準備開始吃飯。可就在他與鏡中的自己對視的一瞬間,奇跡發生了:他墜入了鏡中世界。

說是鏡中世界,其實也不太對,因為鏡子里映照的無非是現實。但拉文克特醒來時,卻發現自己躺在一片紫色的草地上,四周充滿了愛麗絲漫游奇境記中的外星生物。“先生,你想要一個兒子嗎?”它們問他。他想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達到。女巫帶領他,走進密林深處,搬出熬藥的大鍋,叫拉文克特閉上眼睛,一邊圍著大鍋轉圈,一邊唱祈禱歌,一邊扔各種材料進鍋里。火焰很旺,熱浪灼人,不一會鍋里的內容物就統統空了。拉文克特聽到聲音已經變小,于是睜開了眼睛。“誰叫你睜眼的!你這傻瓜!”女巫絕望地尖叫著,踢翻了大鍋,坐在地上。鍋里飛出一只時速80千米的蚊子,徑直撞上了拉文克特的眼球,整個世界在他眼里變成了單色的、震顫的、掀動的扁平的鍋蓋。

由于凡人的錯誤,他再也不能有兒子了。為了彌補這一錯誤,拉文克特向冰雪地出發,因為女祭司告訴他冰塊化成的水能稀釋血液。他來到冰雪地,這里涼爽宜人,就像旅游區的滑雪場。他為自己充足了一只小皮筏的氣,爬了上去,漫無邊際地飄蕩在海面上。天氣晴朗,艷陽高照,彩色的太陽光很快曬化了他賴以生存的冰川大陸,新融化的水流沖擊著他,帶著他一往無前,沖向海面中心那個深色的翻涌的漩渦。等他睜眼看到這一片可怕的景象,便高叫道:“重新開始吧!”于是世界陷入黑色的沉寂。

這次特拉涅克小姐還是往家走,但她保留了前世的記憶。她進門后,發現一位西裝革履的推銷員跟著自己進到了屋子里,就站在狹窄的門廳,背對著衛生間的門。她知道自己必須擺脫這個人的糾纏。

“享受法式大餐吧。”

“不,我吃過了。”

“您想要個漂亮的兒子嗎?”

“不,我不需要。”

“您再好好考慮一下,我來這里一趟不容易。”

“真的不需要,謝謝你。”

“唷,看來我該走了。”推銷員說罷收拾好餐桌餐具,拖著皮箱走到門口,向她敬了個紳士的脫帽禮。“再見,小姐。”

可她剛要關門,他的腦袋又探了進來:“您有沒有親戚在這附近住?”她表示不清楚,因為很久以前跟親戚就不來往了。

她剛要關門,他的腦袋又探了進來:“您大概經濟緊張吧?我可以免息借給您一點錢。”她表示還可以,不需要資助。

她剛要關門,他的腦袋又探了進來:“我掉了一樣東西在您家,請讓我進去找一找。”

她恐懼極了,知道他是不可抗拒的,死亡是自己不可抗拒的命運。她永遠沒法把他從自己的房間里趕出去了。慌亂之下,她躲進衛生間,將門反鎖。就在她驚恐萬狀地盯著門把手的時候,忽然正前方一扇通氣窗劇烈掀動著,她撲向那扇窗死命地將它按住,這才想起來自己并沒有把所有窗戶關上和反鎖。客廳的鎖住了嗎?臥室的呢?這家伙將會從哪個窗口進入呢?她一無所知,怕得要命,只能拼盡全力死死頂住那附魔的窗口。她不敢說話,亦不敢問對面是誰。她堅持了幾分鐘,發現對面沒有聲音了,一切都平靜下來。

“或許我可以出去看看嗎?”她這樣想著,嘗試扭動衛生間的門把手,這才發現,反鎖裝置已經壞了,這扇門根本沒有鎖上。輕輕一推,門就開了,她看向外面空無一人的門廳,尚未意識到發生了什么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zWWVKxk1rQuCKhqkZRbc4icvjKrYH6Sic3wicEfb4ibpWjoibkPDbiat08mfDySPSwfV0ibDlBM2IKuF1W4fPwicwlFBCw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山西快乐十分投注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