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車輛一等就是一天 提升煤炭運輸“軟實力”刻不容緩】

近期受持續低溫影響,多地用煤需求大增,對煤炭供應、運輸等環節均提出考驗。12月份,國家鐵路煤炭日均裝車創歷史新高;1月以來,長三角鐵路部門電煤運量較日常計劃增加1倍;多地紛紛向鐵路部門來函,請求優先保障電煤運力需求……

  據多位一線人士向記者證實,運輸壓力在近期集中爆發。例如,部分已經裝好煤的集裝箱在站點堆積,無法及時配送;部分站點的煤炭集中到貨、重車擠壓,裝卸效率偏低;因車皮調運緊張,不少原計劃發運鐵路的貿易商不得不轉向汽運。而上述現象,只是目前煤炭運輸所遇難題的冰山一角,背后實則暴露物流管理體系亟待完善的“大問題”。

  不同運輸方式各有“分工”

  由于煤炭主產地與消費地呈逆向分布,我國長期形成“北煤南運、西煤東運”的運輸格局,大量煤炭需經過長距離運輸或多次轉運。在此過程中,物流相關成本至少占到煤炭銷售成本的1/3,在部分企業甚至高達一半。也正因此,抓好運輸環節對于供需雙方均很關鍵。

  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專家、陜煤化集團企業管理部主任屈凌介紹,根據各自適合的運輸半徑,我國煤炭運輸主要有鐵路直達、鐵水聯運和公路汽運等方式。當前,鐵路憑借運力大、速度快、能耗低等優勢成為主力。在主產地“三西”地區主要外運通道中,煤炭運量占到貨運總量的90%左右,大秦線、朔黃線作為運煤專線,全部運力都用于煤炭運輸;京滬線、京廣線的煤炭運輸約占60%,一般線路也都在30%以上。

  國家鐵路集團貨運部主任莊河稱,煤炭運輸向鐵路集中的趨勢越來越明顯。隨著北煤南運直達需求,焦煤、焦炭等煤焦運輸需求,及陸路口岸需求增加,國鐵集團將進一步提升煤炭在運輸市場的份額。“今年將加快集輸運配套項目建設,增加大功率汽車和重載貨車,繼續投入5萬輛貨車、400余臺貨運機車及20余噸敞頂廂。”

  “如今,公路運輸更多面向干線、短途或鐵路上下站的短倒。”中寰衛星網絡貨運平臺煤炭物流負責人李琭表示,鐵路運輸現以電力、熱力等大宗采購商為主,這也是優先保障對象;其次是化工、冶金等原料煤的運輸,鐵路與公路交替實時運輸;另一部分煤炭貿易商仍以公路為主、鐵路為輔,往往在運輸淡季才會選擇鐵路。“換句話說,在提升鐵路運力的同時,其他方式同樣需要走向規范化、標準化。”

  面臨管理難、協同難、數據難

  記者了解到,在運力不斷加強的同時,運輸效率仍有較大提升空間,目前卻未得到足夠重視。

  “概括來說,包括管理難、協同難、數據難。”中國煤炭市場網智慧物流部總監張鑫表示,運力管理和業務流程風險防控仍是短板,同一業務不同公司或同一公司不同角色之間難協同,以及收發貨信息難同步、供應鏈全程無法可視化等問題長期存在。“在數字經濟時代,物流如不轉型,企業必將落后于人。”

  李琭也稱,“高效”不僅體現在運力上,企業運行機制、運輸結算流程等一系列管理都要跟上。但因各要素之間難以做到有效銜接和兼容,煤炭物流標準化程度有待提升,進而影響運輸效率。“每個公司都有自己一套流程,企業之間又鮮有溝通,貨運互補性、運力協同性無從談起。比如近期降溫、疫情等因素,河北地區運輸大大受限,鐵路運力、拉煤車輛緊張,港口面臨不定期封航,運價上漲是導致煤價瘋漲的重要因素。在此情況下,如何應對突發風險、如何協調保障運力,目前做得遠遠不夠成熟。”

  另有熟悉情況的業內人士向記者坦言,依托現代信息技術,部分企業已建立煤炭物流管理信息系統,第三方物流信息平臺也層出不窮。“煤企在流通過程中監控產品信息,不僅有利于及時掌握動態,還可避免其中不必要的浪費,降低物流運輸成本。但其實,很多平臺使用頻率及效果有限,有的只是簡單把信息從線下搬到線上,還有的信息化管理程度較低,煤炭包裝、運輸、配送過程的緊密性不足,未能發揮信息共享、快速響應的作用。相比貨找車、車找貨等傳統模式,現階段僅僅向前走了一小步,談不上真正的信息化、智慧化。”

  產運需三方共同配合降本增效

  如果說運力是保障運輸的“硬件”,管理效率則是“軟實力”所在。多位專家指出,降本增效刻不容緩。“建設煤炭大物流體系,就是要發揮以大數據為支撐的鐵路、公路、水路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,在各自合理運輸半徑內優化銜接,進而降低運輸成本、提高交易效率。”屈凌稱。

  在李琭看來,這不僅僅是某一環節的事情,而需要多部門、多角度聯動。“誰都希望安全快速將貨物運達,我們調研發現,核心問題不在于A地到B地的運輸過程,而是裝貨地和卸貨地長期效率不高。比如,廠家進貨可能通過多條線路,由于收貨方自身管理存在的問題,卸貨存在不確定性,車輛抵達后一等就是一天,大量的車在廠內排隊。裝、卸貨物兩邊都要等,怎么不影響效率?”

  張鑫也稱,建設高效的煤炭智慧物流系統需兼顧發貨、運輸、收獲及運營多方。具體而言,發貨方通過統一運銷業務平臺或對接企業已有系統,實現車輛入場、輕磅、裝車、稱重、出廠等全過程監管及數據采集;在運輸過程中,對不同方式集中透明監管,重點分析銷量數據、流向分析等關鍵數據;收貨方提前科學安排調運,實現完整的閉關管理;通過網絡貨運平臺,在滿足調運和監管的同時,整合社會運力形成“運力池”。

  “煤炭運輸已由單一走向多式聯運,煤企應根據不同階段的銷售任務,對各種運輸方式進行有效分析、制定合理運輸方案,創建多元化運輸渠道,爭取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。”上述人士提出,物流運輸環節還會產生大量數據,對信息的處理能力也影響著效率高低。對此,需創建能夠全面覆蓋的信息化網絡,配合更加專業的管理系統,既有助于提升運輸效率,還能為生產銷售、客戶服務等其他環節提供可靠參考。來源:秦皇島煤炭網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5h6SCFug3l8dsP2LafHUhxQ4Cd5023eTFCEjOXyemIeWM2QQIcS4aVePszATkKCHyKxglcWicerbxWqWn61aX3A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山西快乐十分投注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