臘八記趣

點擊上方藍字關注帶來好運哦!!

臘八記趣

陳巨鎖

     農歷臘月初八,本是釋迦牟尼佛成道之日。是日,寺院熬粥供佛,用以紀念,后以粥施舍與眾結緣。此俗擴展,民間遂于這一天,家家食粥,名曰“臘八粥”,延續不斷,這大約就是“臘八”節的由來和習俗吧。

      我在孩童時,對“臘八”吃紅粥似乎并無多少興趣,而對“臘七”這一天,倒是充滿希望。“臘七”的上午,尚需上學,下午則會放假半日。午后,偕同學數人,到東河或南河打“冬凌(凌音絡)人”。這是我們鄉下的一種風俗,在封凍的河槽里,尋找冰層最厚、最白、最干凈、最透明的“冬凌”,用斧子或帶鋒的石頭(姑且也稱作“石斧”吧)等工具開鑿冰層,打下一塊一塊形似小人的冬凌來,肩扛手抱或放入籮頭中,攜帶回家,立在窗臺上,圪臺下,甚至糞堆旁,用以祈福,以祈求來年的風調雨順,五谷豐登,六畜興旺。福,祈來祈不來?我不知道,也不在意,只是對玩冬凌極有興趣,用“冬凌人”點綴了打掃得頗為整潔的庭院,“冬凌人”在夕陽和朝日的照射下,會呈現出五彩繽紛或晶瑩剔透的神采,那奇趣和情致給我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還有,在河槽打冬凌的同時,同學們在冰上“打滑擦”(溜冰),看誰滑得遠,滑得快,算是一種競技吧;若是有誰不慎摔倒了,便會引起一陣哄笑,河谷間,頓時回蕩起一陣歡樂的音響來。

“臘八”節,自然是要吃“紅粥”。做粥,那是祖母的事兒。頭天晚上,祖母將挑揀好的小豆浸泡水中,加堿面少許放在紅泥小火爐上熬煮,鍋開了,發出“咕嚕”的聲響,音不大,有節奏,很好聽。鍋蓋邊沿冒出縷縷的熱氣,還夾雜著一種甜絲絲的小豆和堿的氣味,很好聞。小火爐的下部為灰口,在灰坑中,放上幾顆山藥,烤著。小豆煮出了半鍋的紅豆湯,豆子也煮綿了,就端下了爐臺。爐坑內的山藥也烤好了,剝去外皮,露出一層被烤得黃棱棱的硬殼兒,吃起來燙嘴燙嘴的,有點硬,卻很酥脆;再里面,便是沙沙的山藥蛋。我吃著山藥,看著祖母在油燈下忙碌著,準備黃米(黏糜子),洗泡紅棗和蓮豆。這蓮豆,個兒大,顏色漂亮,有大紅的,粉紅的,雪青的,深紫的,五彩斑斕,很是好看,我也幫助祖母揀出蓮豆中煮不爛的“鐵豆子”。祖母的影子,有時灑落在墻壁上,有點像皮影戲的動作,也令我看得出神。

 臘

 

 粥

       在黎明,我還在睡夢中,祖母早已起來做粥了。天還很黑,粥已做好,祖母便把我叫醒,洗臉,吃飯。也許因為我還沒有睡足,粥只吃了幾口就吃飽了,也沒感到粥的香甜。祖母見狀,又取出一小碟白砂糖,撒在紅粥上,硬是讓我再吃。吃“臘八粥”,有個說法,說要在陽婆(太陽)未出山前吃,否則會得紅眼病。

“臘七臘八,出門凍煞”,這時節,確是滴水成冰的日子,吃完早飯,祖母把紅豆湯放在爐火上熱了熱,讓我端出門給雞喝,據說,雞喝了紅豆煮出的“臘八湯”臉便會紅起來,就能多下蛋。那凍餓瑟瑟的雞們,喝著熱乎乎的紅豆湯,一只只都有了精神。我又趁祖母專心剝蒜泡“臘八醋”的當兒,偷出一些臘八粥喂雞吃,他們爭奪跳躍,吃得很開心,竟也引發了我的食欲,便回到鍋臺邊,又端起半碗尚未變冷的紅粥吃起來,祖母嗔怪我:“你這娃娃,叫你吃時,你不吃。陽婆出來了,你又吃,小心你今后得紅眼病吧!”

      聽了祖母的話,我還是有點緊張的。所幸后來,我一直沒得過紅眼病。

圖:來源于網絡

文:陳巨鎖

編輯:張永樂 

       戴玲瓏

責編:戴玲瓏

審核:馮   慧

簽發:高晨霞

      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BMCjgDH1pATriaVfGJRAQYyMhX2WjMG8DlhvJCkZhxevYq7icKibzcGX15cKVb2ick4WH5CCxJZ6ZIEETq5DsEtuJQ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山西快乐十分投注价格